当前位置:首页 > 茅俊艾 > 正文

市场经济“看不见的手” 有几只?

摘要: 原标题:市场经济“看不见的手” 有几只? 【古新皆谈】 如何对待三只手,原则是要发挥两只“好”手的作用,约束那只金融...

  原标题:市场经济“看不见的手” 有几只?

  【古新皆谈】

  如何对待三只手,原则是要发挥两只“好”手的作用,约束那只金融不稳定之“坏”手的作用。要做到这一点,就要避免资金“脱实向虚”,管理好金融风险,防止资产泡沫。

  古尧 (作者系独立经济学人)

  理解市场经济

  =寻找“看不见的手”

  我们常说市场经济有“看不见的手”,自动调节市场均衡,调整市场“出清”,惩罚投机失败者,奖赏投资成功人。对“看不见的手”的不同认识,就决定了对市场经济的不同认识:凯恩斯主义认为“看不见的手”会失效,市场经济稳定运行需要政府干预;奥地利学派认为,政府干预对“看不见的手”的干扰,造成了市场波动,最好的经济调控是“无为而治”,实行自由主义,放手让“看不见的手”自行发挥作用;而秉持货币主义思想的人则认为,除了货币要调控外,其他可以放手;而早期社会主义思想者则认为,“看不见的手”造成了罪恶,应该消除“看不见的手”,实行计划经济。

  美国现有两大政党中,就对“看不见的手”的信任度而言,共和党明显要高于民主党,因而共和党在经济和社会政策上,有更高程度的放任自由思想,在实操上更偏向于自由主义;而民主党则认为要约束“看不见的手”的作用,社会需要更多的管理,更倾向于发展福利政策,以致国内有不少人认为民主党代表工人利益,共和党代表企业家利益,其实非也——两党都代表资本利益!

  那么市场经济“看不见的手”有几只呢?有3只。

  实体经济中存在

  一只“看不见的手”

  实体经济中存在1只“看不见的手”,这只手是最为市场大众所感受到的,早期的经济学家所研究的也是这只手。实体经济中商品和服务领域存在的这只“看不见的手”,主要通过价格手段发挥作用,它通过现实价格和预期价格的作用,指挥着商品的生产和流动,调整着消费者的选择,引导着人员的流动和社会生活的变革。这只“看不见的手”指挥着早期资本主义商船历经千辛万苦,跨洋涉海穿越重重艰险,从欧洲来到美洲,来到亚洲。这只手的实质,就是商品经济交换关系。

  实体经济中的这只“看不见的手”,还决定着生产组织和生活方式的变化。资本主义兴起和市场经济的发展,商品经济取代了自给自足的封建时代庄园经济,全社会的生产和生活方式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最典型的是人口集中程度明显提高,即城市化发展。过去也有城市,但那都是政治和地理因素的结果,而市场经济则带来经济型城市的发展。这只手在城市化发展方面的影响延续至今,庄园-乡镇-城市-都市圈,这样的演绎路径实际上表明,人类本质上是群居动物:原始社会需要群居才能生存,现代和未来社会需要群居才能生活得更好。

  信用领域中存在

  两只“看不见的手”

  但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货币流动和信用交易等金融活动,逐渐自成体系,从实体经济中发育、壮大至最终形成具有自身内循环系统,并和实体经济相生相克的金融部门。自此,宏观经济系统被认为是由实体系统和金融系统组成的双部门综合体。虽然脱胎于同一母体,同实行市场经济的运作体系,金融部门信用领域却存在着2只“看不见的手”。

  信用领域中的第一只“看不见的手”,为自稳定之手,即让信用金融系统趋于稳定的内在自我调控之手。当实体经济中资金不足时,自然利率趋向于提高,于是融资市场中的利率也会跟着提高;市场利率提高既可以防止资金外流,还可以吸引外部资金流入,同时在实体经济领域还可以产生资金使用方面的“节约”。提高利率的种种变化,综合作用的合力结果,是消除了资金市场的紧张状态,资金供需恢复均衡。如资金市场过于充裕,融资利率将下降至低于实体部门中的自然利率,从而刺激实体部门中的资金需求提高,经济趋向活跃中资金供需再度趋于均衡。

  信用领域中的第二只“看不见的手”,具有内在波动性,即具有自我脱轨倾向。但金融部门信用增加初起时,经济繁荣并没有引起相应通胀,信用增加被证明是有效的,因而政策层和市场各方都会不知觉中得到鼓励,继续扩张信用,即使随后伴随着通胀显现,也会被认为是经济繁荣的合理代价。直到最后通胀和泡沫引起经济困境,市场和政策层才认识到原先政策扩张信用的行为是不合适的。然而,信用的周期性变化引起的市场周期性波动,又是难以克服的。因此,信用领域的运行机制中天然存在内在的波动性,这只“看不见的手”作用的结果,是使市场脱离均衡。

  如何协调“三只手”

  不同经济思想和学派在政策主张上,在自由主义和干预主义之间的不同序列分布,其差异实际上在于各种思想体系对三只手的侧重点差异,有的思想只看到了一只手,早期的古典学派学者眼中大概只有实体经济中的那只手,而凯恩斯肯定重点关注到了信用领域中那只不稳定的手;有的则看到了2只手,从其政策主张看,奥地利学派应该是看到了实体经济中的手和信用领域中的自稳定之手。

  实体部门中“看不见的手”的作用,是指向市场均衡的,尽管将市场运作全面交由这只手指挥,会导致竞争失败者落入悲惨境界,但此手对经济进步和市场效率改进,起着基本作用。保证实体经济中“看不见的手”在经济生活中的基础地位,是经济进步和社会发展的根本。

  金融信用领域存在的两只“看不见的手”,实际上是难以分割的,信用领域中的两只手,通常交织在一起,同时发生作用。信用领域中两只手的功能和作用,是沿着两个相反的方向发展的,后果完全不同,因此需要对两只手区别对待:发挥具有自稳定功能的那只手的作用,限制具有自脱轨机制的另一只手之作用。

  区别对待信用领域中的两只手,就是要让经济和金融互相适应,防止金融风险影响经济发展。货币学派的固定增长规则、中国近几年“金融回归支持实体”的政策指引,实际上均是基于这个目的。“大萧条”是对资本被用于金融空转而非生产的清算,正是信用领域不稳定之手发挥作用的结果。

  显然,如何对待三只手,原则是要发挥两只“好”手的作用,约束那只金融不稳定之“坏”手的作用。而要做到这一点,就要避免资金“脱实向虚”,管理好金融风险,防止资产泡沫。这正是宏观经济管理和调控,所要对待和处理的任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