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西可 > 正文

拜登抓住降低油价的另一根稻草:免汽油税,但注定徒劳

摘要: 拜登政府近来密集推出多项打压油价措施,但收效甚微。其最新发出的暂停征收燃油税的呼吁更是引发激烈争议:不仅无法确保使汽油零售价...

  拜登政府近来密集推出多项打压油价措施,但收效甚微。其最新发出的暂停征收燃油税的呼吁更是引发激烈争议:不仅无法确保使汽油零售价格下跌,甚至可能进一步助燃美国油价。

  6月22日就美国汽油价格发表讲话时,拜登宣布旨在降低油价的一系列举措,首条即呼吁国会在接下来90天暂停征收联邦燃油税。现行联邦汽油税为每加仑18美分、柴油税每加仑24美分,拜登认为此举“可以降低汽油价格,让美国家庭稍微松一口气”。他同时呼吁各州政府暂停征收州燃油税,或以其他救济手段缓解民众压力。全美平均州汽油税为每加仑30美分,“一些州已经采取了行动。”暂时停征汽油税的康涅狄格州和纽约州,推迟征税的伊利诺伊州和科罗拉多州等获得了拜登点名赞扬。

  拜登称共和党人指责其“限制石油生产”纯属无稽之谈,“我们有望在明年创造新的生产记录。”他再次要求石油公司加紧提高炼油能力,并自夸为遏制油价上涨打出了组合拳,包括史上最大规模释储、解禁对E15乙醇掺兑汽油的夏季销售限制、敦促OPEC+产油国加快增产,所有行动加总预计可令汽油价格下跌至少1美元。

  但在现实面前,这个数字只是泡影。

  拜登政府正面临相互矛盾的两个目标:一方面,降低汽油价格。另一方面,鼓励公众减少使用石油和天然气。截至目前,其任何尝试都没有显著降低燃料价格,白宫与石油公司的对话也不乏硝烟味。

拜登抓住降低油价的另一根稻草:免汽油税,但注定徒劳

  暂停征收汽油税:短暂的喘息之机?

  民主党籍众议员、国会众议院交通和基础设施委员会主席彼得·德法齐奥(Peter DeFazio)旋即对停征燃油税提出批评,“尽管初衷是好的,但该政策在降低油价上充其量只能实现微不足道的效果,反而会给公路信托基金造成100亿美元的缺口。如果我们想继续修缮摇摇欲坠的桥梁,解决交通死亡人数激增的问题,以及构建现代基础设施体系,就须填补这一缺口。”德法齐奥说,鼓励州政府暂停征收汽油税也会削弱两党基础设施法,因为削减了各州可用于改善基础设施的资金。

  德法齐奥建议通过“结束石油巨头的价格欺诈和牟取暴利”直接向消费者提供救济,并再次推介今年3月他与其他众议员共同发起的《停止汽油价格欺诈税和退税法案》。

  公路信托基金是美国基础设施建设的“钱柜”。美国联邦燃油税已近20年未上调,实际上,十多年来,燃油税收入一直低于在高速公路和其他公共工程上的支出,以致于该国财政部普通基金向信托基金转移资金以弥补差额。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5月发布的2022年至2032年预算和经济展望显示,从2008年到2021年,公路信托基金的支出总额超过其收入,差额为1590亿美元。因此,立法者授权向公路信托基金进行一系列转账,以避免延迟向州和地方政府拨款,自2008年以来转移金额已超过2750亿美元。在CBO的假设情境下,该基金将于2027年耗尽。

  拜登要求暂停燃油税三个月,公路信托基金损失的约100 亿美元收入注定只能通过“拆东墙补西墙”来弥补。

  暂停州燃油税也并非灵丹妙药。

  澎湃新闻注意到,宾夕法尼亚大学近日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暂停州汽油税的三个州的终端消费者确实看到了油价下降:马里兰州(72%的免税效应传导到消费者端)、佐治亚州(58%-65%),康涅狄格州(71%-87%)。 然而,降价效应在免税期内的持续性不强,减税效益也无法全部落入消费者的口袋。

拜登抓住降低油价的另一根稻草:免汽油税,但注定徒劳

  2021年10月1日至2022年5月16日,马里兰州(蓝线)、乔治亚州(红线)、康涅狄格州(黄线)和美国其他州(黑线)的平均汽油价格。3月中旬,包括马里兰州、乔治亚州、康涅狄格州在内的许多州的汽油价格开始下跌,然后在4月下旬回升。在马里兰州,汽油价格在3月19日至4月18日州税免征期内下降5%,但免税期到期后汽油价格迅速回升至更高。在康涅狄格州,免税期4月1日生效后,汽油价格立即下跌,但跌幅缓慢收窄,4月中旬油价重拾涨势,尽管免税期要到6月底到期。

  美参议院共和党“二号人物”约翰·图恩(John Thune)揶揄道,拜登“暂停联邦汽油税”的提议面临流产。“政府想出的是另一种噱头、另一种‘创可贴’,他们知道这东西在抵达国会时就已经破灭了。”

  标普全球普氏能源分析公司全球石油分析主管里克·乔斯维克(Rick Joswick)表示,拜登暂停燃油税的提案在国会获得批准的道路艰难,免税期将相当于给汽油3.5%的折扣,这可能会使美国汽油需求增加约1%。

  摩根大通认为,美国政府人为压低汽油价格的干预措施,将抵消抑制消费的部分因素,反而会推高汽油价格。只有当炼油能力不足和其他供应问题得到解决后,汽油价格飙涨才能得到有效缓解。目前拟议中的削减汽油税、调整生物燃料混合要求以及限制燃料出口等措施反而会鼓励人们多开车。

  基于这点,这一提议也激怒一些环保主义者。

  “每届面临高油价的政府都曾考虑过削减联邦汽油税选项,但从未实施过。”小布什政府的能源官员、现Rapidan能源集团总裁鲍勃·麦克纳利(Bob McNally)说,这个选项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可能得不偿失。比如减免的18.4美分汽油税中的大部分可能被炼油商或燃料分销商侵吞,甚至无法传递到司机身上。

  白宫与石油行业隔空争论

  6月26日,全美每加仑普通无铅汽油的平均价格为4.9美元,较一年前上涨58%。面对前所未有的能源危机,数月以来,拜登反复要求OPEC成员国、美国石油生产商和炼油商增加产量,都失败了。

  在近日致函七家顶级石油公司老总要求他们对炼油能力下降作出解释后,拜登还敦促美国能源部与美国炼油企业召开紧急会议。美国能源部长詹妮弗·格兰霍姆(Jennifer Granholm)与七家主要石油公司的高管6月23日举行了约1小时的面对面会谈,但除了双方会后均表示对话“富有成效”外,会议未取得实质性成果。

  美国能源部的公告称,格兰霍姆提醒石油公司,他们的消费者、工人和社区正因普京导致的涨价而感到痛苦,而在普京将能源用作武器的时候,石油公司必须提供解决方案,以确保安全、可负担的供应。会议讨论了石油公司正在采取的保持炼油能力的举措;提高国内炼油能力的技术、经济和政策障碍;对当前和未来技术进行再投资的必要性等。

  美国石油学会 (API)和美国燃料和石化制造商 (AFPM) 会后发表联合声明,能源部与炼油商进行了建设性讨论,“但应该向市场发出积极信号,即美国致力于对强大的美国炼油行业进行长期投资,并调整政策以反映这一承诺。我们的行业将继续寻求与政策制定者合作的机会,以释放美国能源,推动经济复苏,加强我们的国家安全。”

  不仅如此,美国石油协会还联合27个石油天然气协会和联盟向白宫发出联名信,邀请拜登在下个月访问中东之前访问美国的能源设施。“您下个月的沙特阿拉伯之行在许多方面都很重要,包括促进全球能源供应。然而,美国能源的解决方案就在我们脚下,我们建议您重新考虑令世界羡慕的美国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巨大潜力。”

  美国第二大石油公司雪佛龙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沃斯(Michael Wirth)称与格兰霍姆的会议“具有建设性”。然而,就在会面前两天,他在回应拜登指责的一封公开信中说,“雪佛龙2022年的资本支出将增加到180亿美元,比去年高出50%以上……尽管有这些努力,您的政府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试图批评、有时甚至诋毁我们的产业。”针对拜登提出的一系列“罪名”,埃克森美孚也公开回击。美国石油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迈克·索默斯(Mike Sommers)“回怼”称,当前美国炼油厂的产能和产量接近最近五年的高点,但需求仍超过供应。

  “目前尚不清楚炼油厂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拜登总统。由于拜登的政策、繁重的监管以及政府表示将结束化石燃料之后企业的投资决策,自新冠大流行开始以来,美国损失了约100万桶/天的炼油能力。炼油厂也正在转向生物燃料设施。据能源信息署数据,其余还在运营中的炼油产能为1794万桶/天,产能利用率达到刷新记录的90%以上。”美国本土能源研究机构IER在分析报告中写道。

  澎湃新闻查询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发现,截至今年1月1日,美国炼油能力降至1794万桶/日,低于去年1月1日的1809万桶/日,美国的炼油能力处于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在宣告“终结化石燃料时代”、取消美加输油管道“基石”(Keystone XL)项目许可、取消石油和天然气钻探租约拍卖、考虑对石油生产商征收“暴利税”后,拜登强调“我们需要更多的炼油能力”,短期内无法走出能源危机困境。

发表评论